im体育App

 
当前位置:

南国熙:道不远人——南怀瑾先生的文化自信

来源: IM体育下载 | 作者: 南国熙 | 时间: 2021-06-25 | 责编: 曾瑞鑫

编者按:2019年9月21日,第二届“桂馨·南怀瑾乡村教师论坛”在温州举行。论坛上,第四届“桂馨·南怀瑾乡村教师计划”项目获选及入围教师正式揭晓,全国15位乡村教师获选,3位乡村教师入围。论坛期间,各位嘉宾围绕本届论坛主题“寻找师与远方”及乡村教育、寻找良师和文化自信等话题进行了致辞和分享。在此分享南怀瑾文教基金会理事长、南怀瑾之子南国熙先生分享的主题:道不远人——南怀瑾先生的文化自信。

谢谢主持人!我尊敬的各位入围和获选本届南师计划的老师们,还有各位领导、各位嘉宾,下午好!

在我开始演讲之前,我有三个大拜对三个团队。第一拜当然是今天入围和获选的乡村老师。我尊重你们,因为你们站在第一线、国家教育的第一线,守护着乡村。南老师七年前走之前写了两个字“平凡”,你们就是平凡而伟大。南老师最注重人格的教育、人格的培养,你们在乡村里就是只问耕耘,不问收获。

经师易得,人师难求。你们各个都是学生们的人师,我在这里向你们致敬,这是我的第一拜。

第二拜是整个桂馨基金会的团体人员,从发起人康典先生到理事长、秘书长和全部的理事,还有今天全部的评委、工作人员和志愿者。桂馨基金会,是南老师在世的时候跟康典先生、樊英女士的一个因缘而启动的。

在老师走后的七年,我们很慎重地只给了四五个团队授权使用“南怀瑾”三个字,桂馨是其中一个,而且是其中做得最好的,现在桂馨基金会也是5A级的基金会。

在“桂馨·南怀瑾乡村教师计划”项目里面,我认为全体人员做得很好,最符合南老师的精神,以身作则、潜移默化地教化所有的有缘人,我相信你们就是如此。所以请全部的桂馨人员受我一拜。

第三拜是对温州统战部、温州南怀瑾书院、温州南怀瑾人文公益基金会,你们付出的人力、精力,让我在这个台风的季节中感受到家乡的温暖和欣慰,所以也受我一拜。

我每一次要做任何发言,第一张照片都是南老师。可是这一张照片也每次都让我很紧张,因为自己总觉得自己德不配位,特别是每一次讲话总怕让各位听众失望,希望不影响你们对南老师的看法,因为有一个不优秀的儿子。

我今天准备了一些PPT,因为樊英女士不久前要求我讲几句话,我说我不行,我这一年来心情非常不好。我得了忧郁症,是对国家民族的忧郁。我刚才听了获选教师们讲的这些,我还是决定讲几句。我觉得老师们注重对孩子们的教学,对国家真的非常重要。因为我们国家面临的挑战是不可想象的。

我的心情不好是在去年12月开始的,来自于一位我不认识的女士——孟晚舟女士在加拿大被逮捕,因为有一个霸权国——美国,因为美国是唯一在世界上实行以制裁作为武器,对付他不认同的国家。华为因为出卖自己的设备而使孟晚舟被逮捕。这在现代史上、法律上是没有见过的。因为违规制裁最多也就是罚款,没有任何刑事的责任。所以你可以看到外国人对我们中国人的歧视。

幸好有一位投行的朋友出了一个主意,说送孟晚舟一幅南老师的墨宝表达我们的支持,我们选了一幅南老师的墨宝,“能受天磨真铁汉,不遭人嫉是庸才”。从这可以看到,华为事件不仅仅是一个科技战,也不仅是贸易战,是我们整个民族跟西方国家的意识战。西方国家的民主意识与我国的社会主义制度有很大的偏差。

而从教育上,每一个乡村老师、每一个老师对孩子从小的教育都非常重要。为什么呢?我第二件心情不好的事是最近香港发生的一些暴动,大家从新闻上可能不能体会,我住在香港,每天看着非常忧虑。在好几个因素中,一个跟老师们有关的是让我最伤心的。一个年轻的孩子在香港可以骂老师、骂校长。还有一些校长和老师带着孩子们去抗议,抗议政府,而且还实行暴力。所以教育是如此地重要。香港这个地方出问题了,140年的殖民地,南老师说是一个崇洋文化。殖民地是什么?不是只要你的经济,更要殖民文化、思想。

我的第三个悲伤是部分香港人不认为自己是中国人,这个是相对的,海峡对岸的一部分台湾人也不认为自己是中国人。我在美国长大,有另外一个民族跟中国人一样在全世界受歧视,那就是犹太人。犹太人遍布全世界,就像我们中国人。可是不管他拿什么国籍都是犹太人,他那种自豪感让我很感动。我父亲是浙江温州人,母亲是沈阳人,我是一个南北基因的人,我自己只知道我的家教,我就是中国人。结果到了美国才知道有一个“华侨”的名称,到了香港有“香港人”,到了台湾有“台湾人”,这些我都听不懂,因为我的家教让我认为我只有一个身份,就是中国人。

所以我刚才提到,南老师最注重的是人格的培养,所以老师们的责任甚大。台湾讲了统一很多年,南老师怎么讲统一?大部分人也许听过几句,老师很英明。老师说,要统一,先文化上统一。什么是文化上统一呢?就是文化不能亡,不能挖根。

老了,讲讲就流眼泪,我今天差不多就讲到这里,因为实际上这两年的参与,我自己也很受老师们的感动。作为乡村老师,你们相信我。我是南老师的儿子,在他一生当中苦不堪言,你们的苦,我最能体受。(文/南怀瑾文教基金会理事长、南怀瑾之子 南国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