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体育App

 
当前位置: 中国教育 >

中国故事|学海无涯“乐”作舟:乌海市滨河小学“项目式学习”初尝硕果

来源: IM体育下载 | 作者: 姜丽丽 | 时间: 2021-07-02 | 责编: 罗天林

当气势如虹的滚滚黄河与狂风怒号的乌兰布和沙漠相遇,造就了一座“沙海相应,山水相连”的美丽城市——“乌海”。每逢春季,莽莽黄沙铺天盖地而来,却无法掩盖这座绿洲新城的盎然生机。在内蒙古自治区乌海市海勃湾区滨河小学这所老学校里,朝气蓬勃的新老教师们你追我赶,争取在“项目式学习”的探索中开辟一片新天地。

近日,乌海市首届“基于项目的混合式教学课堂展示交流活动”在滨河小学举办。来自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、北京师范大学、华南师范大学等地的专家们纷纷为师生点评、点赞。半天的展示活动背后,凝结着滨河小学老师们三年多来的点滴心血与付出。

交流活动留影

小试牛刀:遭遇重重困境

2018年,时值滨河小学教师普遍教研热情不高、学生上课积极性不高的阶段,滨河小学校长徐巧霞为此伤透脑筋。一天,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主任罗夫运前来乌海市调研,碰到了为一成不变的教学方式而发愁的徐巧霞。

罗夫运前来乌海市调研

两个人的相遇,让迷茫的徐巧霞如同拨云见日。罗夫运为滨河小学的老师们带来了教育改革的新观念,介绍了项目式学习的方法和措施。时间匆忙,罗夫运尚未来得及详细介绍,归期已至。幸而徐巧霞一直与他保持联系,在他的鼓励下,徐巧霞开始尝试项目式学习在滨河小学的落地实施。

项目式学习像一粒稚嫩的种子,在这座时常可以欣赏“大漠孤烟直”的城市里,悄然无声地发了芽。

最初,老师们对“项目式学习”是一头雾水。学校有很多原来农场小学转过来的老师,加上年龄比较大,接受新事物并不是很顺畅。当时项目式学习资料不多,为了找到具体的实施方法,老师们上网查资料,可一行行英文资料让他们望而却步。

徐巧霞也是摸着石头过河,一开始,她理解的“项目式学习”,是设计一个活动让孩子们动起来,再把教学任务、教学目标都塞到活动里。凭着一股热情劲儿,徐巧霞动员老师们开始动手实践。

有闯劲儿的徐巧霞

没想到,具体落地时,数学老师先站出来反对,“数学是逻辑思维的训练,不能搞得又蹦又跳,本身注意力都不集中了,一节课啥也干不了。等你们搞成熟了我们再搞。”数学老师承担的课程任务较重,谁也不愿意冒这个风险拿出课时来搞实验。

语文老师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,表示可以从编课本剧入手,再结合乌海特色的沙漠文化、黄河文化、葡萄文化进行活动设计。老师选了《海的女儿》这篇课文,其他的全都交给孩子们自由探索。

小组讨论

两周时间里,他们找来美术老师一起做道具,音乐老师也帮忙制作配乐。孩子们自己动手做服装,拿着妈妈的口红化妆,自己调灯光、排练剧本,一遍又一遍地死磕课文,琢磨小美人鱼的性格。中间孩子们还因为对小美人鱼性格的理解不同而吵得不可开交,双方各执一词,最后学生导演出来拍板,才把风波平息了。

最终的表演赢得了全校师生的赞赏,但是同年级的语文老师提出异议,“这篇课文到最后还要续写作文,学生们能完成吗?”这可难不倒孩子们,因为在一遍遍打磨台词、琢磨人物心理的过程中,他们已经加深了对文章的理解。学生们续写的精彩作文给语文老师以莫大的鼓励。

学校还对《海的女儿》等课本剧形式的项目式学习进行了报道,这在当地引起了一些反响。“项目式学习”这个新名词开始走进乌海市广大师生的视线中。“课本剧就是项目式学习么?”“项目式学习好像挺高大上,到底是什么?”诸如此类的议论让小试牛刀的徐巧霞心里有点没底。

学生展示

徐巧霞既然开始做了,就没想过半途而废。她带领各学科老师开始学科融合的探索。语、数、英、体、美老师根据各自学科的进程,打破学科间的界限,进行学科活动设计。老师们在实践中一点点进行摸索,然而因为缺乏系统的指导,项目式学习的开展在滨河小学进展颇为缓慢。

步入正轨:加入教科院课题组

事情的转机出现在2020年8月。眼看着项目式学习的推进陷入胶着状态,徐巧霞又找到罗夫运主任指点迷津。

“罗主任帮帮忙,我这不能半途而废啊!”看到徐巧霞的坚持,罗主任为她介绍了中国未来学校2.0共同体的课题组,课题组汇聚了由华南师大、华中师大、西北师大和北大教授及博士组成的专家团,一听说要搞课题研究,还是和来自一线城市的专家型老师一起搞研究,徐巧霞心里直打鼓,“我们学校的水平和能力行不行?”罗主任鼓励道:“你先加入,加入进来咱们再说。”

凭着一股热情,徐巧霞带领滨河小学的老师们加入了中国教科院的课题组。没想到刚加入,兴冲冲的老师们好似被泼了一盆冷水。前期为期一个月的专家理论培训,内容包括项目式教学、混合式教学的内涵等。网上授课时,专家们掺杂了一些英语,让滨河小学的老师们有点摸不着头脑。他们多是传统的中师生,怀着对教育的一腔热忱投身教育,然而在知识结构日新月异的今天,老师们的知识结构和能力还未能及时更新,对于新事物的了解也不如年轻老师。因此前期的理论学习效果并不尽如人意。

终于,熬过了艰难的理论学习阶段,进入到实际操作阶段。滨河小学的老师们选了一个单元为课例,根据专家的指导做课程规划和单元规划。老师们在懵懂的状态下,按照专家给的模板做完了第一个规划。有的老师说,“咱们什么都不懂,线上交流的时候交流啥?”“别怕人家笑话,咱们有这种真诚的学习态度就可以了。”徐巧霞宽慰老师们。

第一次线上交流,滨河小学的老师们是念稿子过来的。没想到专家们给予了很多的肯定和鼓励,又给老师们提出了一些改进意见。经过几番交流和修改,专家们一针见血地指出问题所在,最直接的效果,就是带动了数学组的教研热情。

数学课题组

两年前,数学组是第一个站出来表示不支持搞项目式学习的。现在,每天下午三点下课后,数学老师们就凑在一起热烈地讨论。“嘿,他们一中午不睡觉,怎么还这么行?”别的老师调侃道。“我们在搞教研呢!”数学老师们骄傲地说。这种充满激情的学习氛围,为滨河小学的教师团队吹来一股新风。

在徐巧霞看来,如果硬推着老师去学习,他们会很被动和反感。相反,如果主动为老师们的成长提供一种支撑、空间和土壤,老师们则会变被动为主动。人人都有学习和成长的渴望,当学习成为一种风气的时候,就会出现人人争先的面貌,主动学习还能带来“学而时习之,不亦乐乎”的乐趣。

慢慢地,每逢线上交流的时候,数学老师们开始大胆地主动发言了。

“你敢在那么多专家面前班门弄斧,你说你多了不得!”徐巧霞鼓励大家。有的老师问,“遇到不懂的地方咱们能不能向专家提问,会不会显得很low?”徐巧霞说,“放心吧,哪怕说错了,专家们也是直接谈论问题、解决问题。”遇到比较棘手的问题,徐巧霞还会单独和教科院的肖赟老师交流。

在半年的时间里,滨河小学的老师们逐渐发现了自己一个很大的问题。当专家们提出方案时,老师们往往能发现其中的一些问题,但是当上升到理论的高度、围绕课标进行解读时,老师们理解不了更无法进行总结。

正好赶上寒假,滨河小学的老师们赶紧买来各种项目式学习的书来充电。每个人都像一块海绵一样,泡在知识的大海里,自觉地去吸收新东西。

为了检测学习的效果,滨河小学的老师们着手对一个新单元进行课程规划。这一次,没有专家的带领,老师们开始自己摸着石头过河。

项目式学习:点亮孩子们求知的眼神

如何从真实的生活中选择一个适合的切入点,与学科知识相结合?如何调动孩子们的好奇心、主动探索的求知欲呢?为了找到一个合适的项目式学习主题,老师们开动脑筋展开讨论,最后,数学老师们决定以“多边形面积”为切入点进行实践。

大家一起算一算

课堂上,数学老师展示了两幅花圃图,听说要给校园花圃设计改造方案,孩子们立马来了兴趣。老师给大家分了小组,小组里大家七嘴八舌,各司其职,有的说自己擅长计算面积,有的说对植物的生长特性很有研究,还有的说自己对色彩搭配颇有心得。为了帮孩子们顺利完成设计,老师带领大家一起学习平行四边形、三角形、梯形的面积教学,经过反复练习,孩子们扎实地掌握了学科知识。在此基础上,孩子们对花圃设计中的各个区域的面积进行计算,调查了不同花草的价钱,对花圃所需的金额做预算。

经过孩子们的调查讨论,奇奇怪怪的设计方案终于出炉啦。孩子们的方案充满了奇思妙想,有的方案里出现了热带植物,有的方案里出现了四季常开的花卉,还有学生在一个花圃里设计了早、中、晚三个时间段依次盛开的花卉,老师忍不住为大家的创意点赞,同时也提醒学生们要结合乌海的气候环境进行设计。为了让学生们的设计图纸更加美观,数学老师邀请美术老师助阵,孩子们的方案变得五彩斑斓。在各种设计方案中,出现了不少圆形和不规则的图形,于是老师们利用微课拓展圆形面积,帮助孩子们建立平面图形之间的联系。

激动人心的时刻到来啦,到底谁的设计方案会被学校采用呢?小组一一进行成果展示,孩子们轮流上台,将个人和小组团队的成果用不同的形式展示出来,老师再加以点评,最终“校园花圃我来设计”的项目得以落地。

美术展示活动

老师们的热情似火燃烧,点亮了滨河小学孩子们求知若渴的眼神。

这一次的项目式学习,让大家领略到数学的魅力。孩子们第一次发现,数学不仅仅存在于课本上,在生活中更是随处可见,能用自己课本上学到的知识去改变生活,这大大激发了学生们的学习动力。不仅如此,学生们在小组讨论和调查中,还锻炼了表达能力、合作能力、实践能力、自主探究能力以及信息技术应用能力等。

作为传统课堂学习方式的一种重要补充方式,孩子们并没有出现喜新厌旧的情况,事实上,正是项目式学习,让大家认识到课堂学习的重要性和可实践性。当他们尝到为校园花圃、趣味运动会出谋划策的乐趣后,孩子们在传统课堂上也纷纷积极发言,主动探索更多生活中的问题。

通过小组合作学习或者排练,孩子们还学会了处理各种矛盾。有个学生担任了课本剧的导演,“第一次同学们一起排课的时候,每个同学的想法都不一样,一开始我们老是各种争吵,后来发现吵架没用,小伙伴们就都坐下来讨论,轮流发表意见,最后由我来统一意见。”

对老师们来说,这一次项目式学习的意义更为重大。

师生一起观展

这是老师们在没有专家一对一指导的情况下,利用所学理论与实践进行的第一次尝试。为了了解孩子们的实际情况,老师往往要与每个孩子进行深入地交流,在这个过程中,孩子们变得更加理解老师,老师们也走进了孩子们的世界。五年级的黄琦硕说,“以前我的老师容易发火,在设计‘校园花圃’时,老师跟着我们一起做调查,给每个人提意见,现在我们对老师可满意了。”

通过近半年的充电,老师们对学生成长规律、教育理念、理论知识的了解不断深入。在小组讨论和发言中,老师们从每个学生的学习过程、结果、态度、行为等方面切入,采用了学生自评、同伴互评、老师点评的评价方式,多元化的评价方式使老师关注到不同层次的学生。老师们发现,很多以往所谓的“差生”也有自己的特长和天赋,在这种形式的学习下,他们得到了比普通课堂上更多展示闪亮自我的机会。

朱砂启智活动

然而在开展项目式学习的过程中,老师们像西天取经的玄奘法师一样,同样遇到了“九九八十一难”。

有时候情境创设不够有意思,孩子们不喜欢,老师们就绞尽脑汁研究孩子们的心理。有时候师生沟通不畅,导致配合度不高,老师们就想着法儿跟学生多交流。因为没有完全一样的评价标准,部分老师实施起来就有困难,有经验的老师会主动去帮助他们。有时候老师前期没有调研学生对知识点的掌握程度,导致设计主题时脱离了实际情况,学生实践时阻力较大,老师们会吸取经验教训,一次次改进、最终设计出贴合每个孩子情况的项目方案。还有年纪较长的老师习惯了按部就班的上课,不擅长设计活动,年轻的老师会帮忙出谋划策。

“民族团结一家亲”活动

踏过万水与千山,在一次又一次项目式学习的过程中,经过老师和孩子们无数次讨论和磨合,各种困难得以一一化解,师生之间的默契与配合也越来越好。

数学老师们的积极和热情,像茫茫原野中的一把火,点燃了乌海市滨河小学老师们争先创优的热情。语文、音乐、英语、美术等学科老师也纷纷行动起来,设计以自己学科为主题的项目式学习课题。老师们如火的热情,又带动了孩子们主动学习和探索的热情。

希望在不久的将来,以乌海市滨河小学为代表的项目式学习的这把火,能够在乌海市蔓延开来,将“乌海”变为其乐无穷的“学海”。到那时,“学海无涯苦作舟”的“苦”,在这里将化为“不亦乐乎”的“乐”!(文/姜丽丽 图/乌海市滨河小学)